年味

時間:2019-05-05 20:22:26  來源:小洪山記者團  作者:劉鶴

小時候總盼望著過年,那會兒對于年的概念就是過年有新衣服穿,有好東西吃,能和小伙伴在村子里到處嬉戲打鬧。時光回到了小時候,各種過年的畫面浮現在眼前,還記得穿著有很多口袋的衣服,長輩們總會把每個口袋給我塞滿,還記得四合院里幾家人一起你家一頓我家一頓吃團年飯的熱鬧,還記得大年三十守夜的趣味和正月初一各種忌諱的規矩……

曾經有人說過:當一個人開始留戀過去的時候,他就已經老了。當我讀到安妮寶貝在《素年錦時》寫到那些過去的美好在時代的潮水下漸漸漫漶,然后無跡可尋,那么悲涼,曾經關于過年這些美好的記憶卻離我越來遠。在家鄉度過了美好的童年生活,后來,我們一家人來到了縣城,這里的一切不像費孝通先生《鄉土中國》描繪的熟人社會那般溫暖,我們開始了新的生活,結交了新的朋友,從此以后,對于過年的期待大不如小時候那般強烈。新衣服會有,好東西也會有,但是卻少了在老家過年的那般滋味。

一個人一生可能就待在一個地方,也有一些人會在不同的地方到處奔波,可是去過再多的地方,我們懷念的還是生我們養我們的老家。在我們的潛意識里,不是每一個居住的地方都可以稱為老家。隨著年齡的增長,年味越來越淡,不是因為沒有了過年的儀式感,我想更多在于內心那份孩提時的羈絆。

時隔多年,今年再次回到熟悉的老家。曾經過年一起打鬧的小伙伴已經成家立業,經營著自己的家庭,變得世俗而真實。小時候過年大人給小孩立的一些規矩已經不在當道了,孩子們的新思想已經占據了半邊天。新起的一幢幢高樓,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和一些殘留的舊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吹竭@些心里不免有些失落,現在是新貌換舊顏了,心里的那點寄托好像沒有了著落一般。然而,無論外在的面貌如何變化,家鄉的親人對于過年依然是那么熱情,他們的各種招待讓我又回到了童年。那份真摯的感情流露的好自然,也讓我們離開老家這么久的人,感到了陣陣暖意。每個人老去之后都希望落葉歸根,回到生他養他的那方水土,這是對于老家的思念和感情的寄托。無論時光怎么流逝,對于老家的回憶總是記憶猶新。

小時候期待著過年,可能光顧著物質上的滿足,這是小孩的天性。當長大后,才漸漸明白,過年更多的是希望親人團聚,坐在一起談論著這一年的收獲與喜悅。年味,其實就是一份時光沖不淡的親情味。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