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冬天

時間:2019-12-20 09:13:18  來源:教育處  作者:務語申

1

“賣水果的,這個橘子怎么賣???”

聽到聲音,小蘭馬上放下手中的書,抬頭望了眼前的顧客,她剛要說話,對面便傳來一陣喊聲,“帥哥,來我這買啊,我家橘子又甜又便宜的嘞~”。

只見這顧客轉身走到對面那個擺著攤子的大媽那里,購買他認為在哪買都一樣的橘子。

和小蘭一樣賣橘子的王大媽,得意地看著小蘭,好似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值得歡喜和慶祝的事。

小蘭眼睜睜看著好不容易來的一單生意,就這樣被王大媽再一次搶走了。吃了多少次這樣的虧,依然躲不掉,除了在特別熱鬧的日子里,熙熙攘攘的人無法全部被王大媽以她獨特的聲音吸引走。

除了對自己的自責外,十二歲的小蘭并沒有想要恨王大媽。“也許她和我們一樣艱難,也許她比我們還要艱難”,她想著。于是繼續拿起手中的書,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寒假才剛剛開始,母親對小蘭說,“每天上午,你幫媽媽賣水果好嗎?”,懂事的小蘭當然是不會拒絕的,她知道媽媽可以把抽出來的時間做別的能夠賺錢的事。

于是父親每天早上早早地載著橘子和小蘭,在一個固定的位置,父親說,“我們來的早,沒人和我們搶位置的,這里離爸爸的工地不遠,你要是有什么緊急的事,就給爸爸打電話”。父親走的時候,還和已經早就占好位置的隔壁村的四十幾歲的王大媽打了照面,讓她幫忙留意一下自己的女兒。

王大媽自是爽快答應,“那是必須的,都是自己人嘛!”

黃橙橙的橘子被放置在三輪自行車上,清晨的陽光灑落在和它一樣燦爛的橘子上,小蘭坐在自家帶來的凳子上,看著這樣一個個和小太陽一樣散發出明亮顏色的橘子,綠色的點綴在每一只橘子上葉子,和這鮮艷的橙黃,一起構成了清晨最美的色彩。

父親離開后,王大媽滿面笑容地走過來,“小蘭是吧,你都長這么大了啊”,小蘭很懂事地先叫了一句王大媽,臉上掛著微笑,“是的呢,王大媽您知道我呀?”,這是小蘭第一次見王大媽,她是一點也沒有印象和她有過什么交集的。

王大媽看了小蘭一眼,眼珠子轉而聚到那車上的橘子,她伸手就拿起一個,“來,讓我嘗嘗你們家的橘子味道咋樣”。她一點也不客氣地,三下五除二就剝開了那橘子往嘴里塞。“很甜嘛!”

此時有一個人經過了這里停了下來。王大媽見狀,馬上轉身對著那人,手伸向自己的攤位上,“買橘子嗎?我們家的橘子又甜又便宜,吃了保證你會再來買”。她笑嘻嘻地說著,那人就這樣被他引過去了。

小蘭看著這一幕,只覺得王大媽真厲害,做生意就要像王大媽一樣會說話。然而自己,卻是不行的。

 

 

南方的冬天并不多么冷得刺骨,反而每天都會有溫暖的太陽,小蘭心里是開心的,因為她喜歡陽光。書里面也說了,太陽就是希望呀!

沒人買的時候,她會把那些被顧客挑橘子的時候摘下的綠色的葉子一個一個撿起來,放在一旁,她覺得,綠色也是希望的顏色,因為春天是綠色的,她也很喜歡春天。

有時她也很不喜歡王大媽,因為她好幾次把明明是在自己這里買水果的人通過她那張“很會做生意的嘴巴”給拉走了。然而她也只是心里想想,也從來沒有和父母說過,“也許她家比我們還要艱難”。

 

 

 

“城管來啦,快跑??!”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這句震耳的聲音,于是所有在這條街上擺攤的人開始慌亂起來,大家慌忙地帶著自己水果,蔬菜,零食,往各個可以躲的地方竄。

王大媽也不例外,她好像習以為常了,很熟練地將自己的凳子往自行車上一放,一腳一蹬,整個人就坐在車上,她蹬著輪子,往一個小巷子里騎走了。

小蘭有些不知所措,父親和母親都沒有和自己說會遇到這種情況,她看著大家都開始跑了,那些賣零食的人,把放零食的布墊一收,裝進大包里,往自己的摩托車上一放,好像才只過了幾秒鐘的時間,他們就已經消失在城管的眼中了。

驚慌中的小蘭看著大家收的收,跑的跑,她看了自己的三輪自行車,她想著,自己可以騎兩輪的,三輪的應該沒有差別,蹬腳不就行了。橘子都安靜地放在車上呢,根本也不需要收,于是,正當她要把自己的凳子也放上車斗的時候,城管已經來到面前了。

 

 

父親和母親一直安慰自責的小蘭,并且說著只是少了幾斤水果和一輛很破的自行車而已,剛好可以買過呢!“下次只要你不要猶豫,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城管來到面前之前就逃跑成功,就好了!”

父親買了一輛新的三輪車,把坐墊調矮了許多,并且讓小蘭多番練習之后,再次帶著小蘭來到攤位。

城管這種物種,也不是經常來打破這座靜謐的小縣城。說不是經常,但也驚心動魄過好幾次,小蘭現在已經得心應手了。

又一次的突襲。

王大媽不慌不忙地,正準備蹬腳騎車,結果后斗的小擋門突然間滑落了,她的橘子開始紛紛往下掉,“我的橘子??!”王大媽驚慌失措地,大喊著。她馬上便去抓她掉落的橘子,嘴里還是“我的橘子啊,我的橘子啊”。

小蘭見狀,啥也沒說,也去幫著王大媽去撿地上的橘子。

……

 

2

小蘭生病了。

這是什么病,小蘭也不知道,她聽不懂,父親和母親也不是很懂。但是她真的很難受,每天在不斷地咳嗽,并且也住進醫院了。

她每天在病床上望著窗外,等著父親或者母親送飯過來。窗外的那棵枯了的樹,已經沒有葉子了,只剩樹干,那樹干,又是那么細。小蘭很傷心,“好可憐的樹”,小蘭心里想著。因為在南方的冬天里,是很少能看到枯到沒有葉子的樹的。

 “媽媽,我是不是要和那顆樹一樣了呢?” 聽到這樣的話,作為母親,只能偷偷地拭淚。

小蘭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頭發也開始大把大把地少了,她只能帶著帽子。父親和母親到處借錢,已經無路可走到,向隔壁村的不那么熟的人也開口了。

“我女兒說”,母親強忍著淚水,“她說自己是不是會變成醫院窗外那顆快要枯掉的樹”,“我說,不是的,小蘭一定會沒事的”,“可是她天天看到那顆樹,就說,媽媽,我好痛苦”,“她說,媽媽,那顆樹好可憐,她沒有漂亮的綠葉”,“我女兒說,媽媽,要是那顆樹長出了新的葉子,那我也一定開心到很快就好起來的”。

“可是我想著,這顆枯了的樹,怎么能那么快就長出葉子呢,這棵樹,本來就和別的不一樣,別的樹在我們這的,我也沒有見過有枯了的……”小蘭的母親哭著說,在去每一個借錢的人家里,內心忍不住地,“難道那顆樹,真的就代表我女兒的命運了嗎?”……

 

 

這幾天一直在飄雨,在這寒冷的冬天里,給這陰郁的心情,又添上了一層難以去除的煩躁。

夜晚,王大媽收集了許多自家橘子上的綠葉,帶著自家縫衣服的針線和膠水以及雙面膠,穿上雨衣,偷偷地來到醫院小蘭窗外的那顆枯了的樹旁。

早上,母親打開窗簾的時候,陽光灑進了病房,直掃了前幾天連日的雨帶來的陰郁,窗外的那顆一直枯了樹,也驚奇地掛滿了綠色的樹葉。

小蘭也醒了,她的眼睛逐漸瞪大,驚訝得差點說不出話來,“媽媽媽媽,你看外面的那顆樹,她長出葉子了!”

小蘭開心地叫著,“啊媽媽,你看那顆樹,它的葉子長出來了!”,“媽媽,也許我的病快要好了呢!”

母親也驚呆了,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一片一片綠色的葉子就明明白白地長在那顆昨天看還是枯的樹上。“小蘭,你看,上天在告訴我們,你一定會好的呢!”母親幾乎是真的相信了這個奇跡。

等到她趁著小蘭睡著的時間里,她悄悄走到樹的旁邊,想要在樹下祈禱的時候,她發現了那些細細的纏在葉子和枝干的線,以及一些透明的膠布。

母親的淚腺繼續崩潰了……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