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時間:2020-01-05 17:42:44  來源:中科院水生所  作者:sweet 甜

16年的元旦,我們一群人頂著寒風,去長沙橘子洲頭看了煙花,然后在熱鬧的解放西等了一個多小時的位置,只為了一起用歌聲迎接新元年的到來。當跨年鐘聲響起,我們舉起手中的易拉罐,在擁擠的大廳里相互道了新年快樂,然后在那個KTV唱了整夜的歌。當晚,上海外灘發生踩踏事故,我突然想起青澀年少時喜歡的男孩子正好在上海讀書,凌晨一點的微博私信里,那句一切都好靜靜的閃爍在手機屏幕上,在新年的第一天竟然有點讓人欣慰。湘江邊的大橋上總是人很多,來來往往的人流如同大海,向相反的兩個地方涌去。每個人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每個人看起來都不是那么重要,我也如同水滴,跌落在人海中。潮濕陰寒的冬天,讓我想起了我在北方的家。

在那座北方的小城里,春天有輕薄的衣衫,秋日有雨水的微涼,人們說話的口音中,有著北風卷起黃土的味道。七年前我帶著這股味道,獨自輾轉一千多公里來到了南方,在洶涌的人潮中,成為一只飛往南北的鳥。

Chapter 1

南方每一個起風的夜里,我都會想念育才的教學樓。我曾經整晚整晚的翹掉晚自習,和朋友坐在教學樓下的操場上,一邊躲過老師的檢查,一邊望著街邊的霓虹燈,把彼此的理想傾倒一萬丈,如同所有的少年一樣,我們不懼歲月的長。高三那年我坐在講臺邊上整日發夢,夢里全是一片草原白茫茫。那時,我以為美好的承諾真的會像說的那樣在畢業的時候有所歸屬,五樓的窗臺邊上有高中生之間的愛恨情仇,還有我們討論過關于未來的無數種可能。我曾幻想過流浪,遠行,成為詩人,帶著吉他和狗,以夢為馬,仗劍走天涯。高中畢業的那晚,第一次出去通宵唱歌,第一次嘗啤酒的味道,第一次喝的半醉半醒,然后在睡眼朦朧中與我的高中三年道了別。生活從來不會勉強你,當然它也從來沒有放過我。復讀的日子變得異常艱辛,人與人的智商有時真的是會有差異,哪怕再努力,想要的依舊還是夠不到,做完試卷上了大學,成為千萬正常人中的一個。這一年我十八歲,始終記得那種獨自一個人在家熬夜到兩三點五點多又起來的困頓那些模擬考考的稀巴爛之后奮發圖強的日子,還有每一個提起夢想就兩眼發光卻又難眠的夜晚,這些東西是鋼筋水泥,狠狠的扎進我的生命里,建成了一座座萬丈高樓,無論我飛去多遠的地方,它都提醒我說:這里才是你的根,這里有你最初的模樣。

Chapter 2

剛上大學,我走路的速度還不是很快,常常會停下來看看灰黑色的天空。這里的人們把長沙叫做星城”,可我卻很少能在空曠的田徑場上看見星星。大抵是因為這座城市總是慷慨的亮著整晚的燈,霓虹燈的顏色比年少時見到的還要光怪陸離,燈光透過長沙城里永久散不去的霧靄,把夜晚照的虛幻迷離。我要找很久才能看到那些孤獨的星,有時看到一顆很亮的,激動過后才發現那只是一盞忽明忽暗隨風飄搖的孔明燈。后面,日子忽然就開始變快,我和許多人一樣,轟轟烈烈的開始了大學生活。我融入人群,參加各種社團,我與每一個見到的人熱情的打招呼,以此來擺脫孤獨。直到我發現,每個人的心底都是小小的窗扉緊掩。于是我不再裝模作樣的擁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單之中,真正的開始了我獨自的生活。在無處落腳的人海里,我開始學著成為陸地,變成具體。拍畢業照的那天下午,我們穿著寬大的學士服跑在校園里的每個角落里,迎著初夏的落日余暉和學弟學妹們羨慕的眼光,走在芷蘭宿舍的那條路上,滿眼望去,全是我十八歲時的模樣。慕名而來農大看油菜花和楓葉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情人坡上也總是坐著三三兩兩的小情侶們卿卿我我。圖書館是我在快畢業的時候才迷戀上的,因為樓道里新添了飲水機,五樓關東煮的味道真的不錯,我總是在疲倦的時候上去溜達溜達順帶解解饞。每到考研的時候,每張桌子上都擺滿了書,雖然沒有經歷那個過程,但是在最后一門考試結束時,我看到樓道里的人,有默默收拾自己書籍的,也有彼此祝福的,仿佛從此一別,就是山高水遠。離校的那天晚上,我在金岸的樓下站了很久。我知道那間寢室不久之后會再次亮起來,也知道人生代代無窮已,我們的身影很快就會隱沒在洶涌紅塵中。

多謝離別,讓我們知道了彼此珍重。

Chapter 3

離家多遠的游子,不管何時都會想念家鄉的味道。作為一個典型的北方人,在剛到長沙時,我完全不習慣大清早就吃一碗辣椒炒肉作為碼子的米粉,倔強的吃著我的包子豆漿和油條,生活依舊不緊不慢,毫無影響。那時,我和大學玩得最好的異性朋友有著空間互相留言閑侃的習慣,他說著自己喜歡的球星,我聊著閑碎的日常,后來一個假期,我看到他寫給自己很多消極的話,不久之后就關閉了空間。開學很久,我都沒有看到他的身影,發出去的消息也是石沉大海,他卻在班級群里調侃自己在越南相親。三個月之后,他回來了,消瘦的顴骨仿佛訴說著什么,他告訴我們自己得了胃病,吃不下東西,可我總想到那些刺眼的字眼覺得不僅如此,他寫給自己:人生是美好與熱望嗎?

時間很快,轉眼大家就在為畢業各做打算,閑聊的時候我問他,你怎么不考研了,他抬頭看看我,說不想考了。沉默了很久后,他又說,就像你想的那樣,我得病了,是白血病??赡芊e壓了太久,他說完便離開了座位。仿佛整個世界都轟塌了,在那么一兩分鐘,我看到旁邊的人嘴巴在動,卻聽不到他們講話,轟鳴聲在耳邊響起,蒼白的語言顯得多么無濟于事,我默默的追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句話也沒有講出來?;璋档牡缆飞?,他走在右邊,我的胃里翻江倒海,腦海里的想法全是我要失去我身邊的這位朋友了。從此,我開始每天折一只千紙鶴,上面寫上祈愿的話。在他喊我吃早飯的時候,我不再懶得起床,而是去陪他吃碗細剛的米粉。我重新拿起之前他借給我的書,也重新認認真真的過每一天。

畢業的時候,他告訴我,病情有所緩解,不會威脅生命了。我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繼續擁有這位朋友了。畢業贈言的那里,我寫給他:人生是美好與熱望。走過平湖煙雨,跨過歲月山河,那些歷經劫數,嘗遍百味的人,一定會更加生動而干凈。

End

三毛有首詩:如果有來生,要做一只鳥,飛越永恒,沒有迷途的苦惱,東方有火紅的希望,南方有溫暖的果床,向西逐退殘陽,向北喚醒芬芳。如果有來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為永恒。愿我走在找尋自我的南北路上,山野濃霧都有路燈,風雨漂泊都有歸舟。

愿你我都再無歲月可回頭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