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春天

時間:2020-02-16 14:07:03  來源:  作者:張越

    一夜滾落的春雷,似以往一樣高調的宣告著春天的臨近,而本應熱情接待它的人們卻困守于家中,久已。人們常說春天的雨水是溫潤的,而當我提起筆的時候,窗外卻下著急促且刺骨的冰雪!原是這場令人戰栗的寒潮,在每個武漢人的心尖又覆上了一層寒霜。記憶中的春節是喧鬧的,習慣中的元宵是團圓的,但這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將無數華夏兒女囚困,我們共同遺失了這個春天。

    或許是受益于工作單位的偏遠,對于疫情初期的消息少有耳聞,直到有師妹因為身體不適去了趟醫院,才得知醫院已經設置了專門的發熱門診,醫生和護士們也都是全副武裝。反過頭來去追溯相關新聞,才得知源頭竟是有人吃了華南海鮮市場違法銷售的野味,在憤恨之余只能哀嘆一聲,“當真是病從口入??!”隨后一段時間,隨著感染人數的不斷攀升,謠言四起,恐慌的情緒在心中蔓延。恰逢春節假期,在回家的路途中,看著帶口罩的人群和他們拒人千里的眼神,我才意識到一場無聲的戰役早已悄然打響。

    面對疫情,無數的指責、批判和的謠言,在這個信息化的網絡時代中卷起漫天的風暴。在無數的聲音中,我慶幸在外公家年夜飯后的聊天中,聽到舅舅說要用辯證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不能一味的指責和痛罵,當時便覺得這句良言,真讓人耳清目明。朋友圈里都說時代的一?;?,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但是如若我們每個人都能保持足夠的理性,放下我們手中給這場風暴助威的搖扇,這場恐慌的風暴是否會更快的被控制,更多的措施能更早的采取,更多的病人能得到妥善的救治,這亦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值得思考的。

    在疫情的洪水猛獸面前,首先拔劍以對的人,便是吾輩科研人的楷模,鐘南山院士。首位公開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的科學家,在他之前,對于新型冠狀病毒會不會人傳人,一直都是猶抱琵琶半遮面。是這位年過八旬的老人,憑借自己多年的專業知識,在普羅大眾茫然無知的時候,給出了理性的判斷,將時代的重責一肩挑起,星夜南下,一直奮斗在抗擊疫情的前線。疫情是場戰役,而護士和醫生便是戰場上的戰士,他們逆行的腳步,一步一步踩在人們的心上,堅定而決絕的聲響便是他們的戰歌。但凡打戰,便有犧牲,而這次疫情最令我銘記的就是李文亮醫生,他是最早向外界發出病毒防控預警的人之一,這樣的吹哨人卻被病毒殘忍的奪取死命,不免讓人扼腕嘆息。魯迅先生說過,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今,正是這些毅然逆行的身影,帶領我們在黑夜中前行,燃燒自我照亮前路,讓我們有無限的希冀。

    困守家中的這些日子,獨處這件事就成了我最大的修行。長久以來都難以有這么一大段時光可以獨處,說它是修行也不似老僧入定,道人清修,與我而言就是單純的順遂本心,當然大部分時間是在發呆中度過。竊以為,發呆是最幸福的事情,不用說各種世俗客套的言語,不用被平日里各種瑣事催促,只用單純的放空自我,思想就能將你帶到那個五彩斑斕的世界。當然,也會沒來由的記起儒家名言,君子慎其獨,然后自愧不如,更加深了對以往先賢崇拜,竟將世間的道理寫的如此明明白白。雖說困守,但也并無乏趣,只是每日都會期盼疫情結束消息的到來。

    向身邊的親人傳播科學的防疫方法和態度,誠心為奮戰在一線的戰士加油,默默在家獨處修行,我想這便是吾輩人在這場疫情戰役中能做到的力所能及之事。我們共同遺失的春天,待到勝利時會以更加燦爛的時光彌補我們的心房。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