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時間:2021-02-24 16:04:53  來源:  作者:岑焉

當我第一次通知大家我買到12月的機票要去德國時,爸媽和哥哥們都失眠了好幾天。而我沒心沒肺地總是笑嘻嘻嘻地一直在說,你們可要做好我四年后才會回來的準備哦。直到有一天晚上,大哥喝醉了跑過來和我說,'其實你真的不能和大家說四年才會回來,即使也許確實也是四年后才能回來。也不能一直說要是聯系不到我了要和大使館保持聯系這樣的話……' ,那個晚上我哭了。我的生父,在得知我的時間之后,也開始陷入對我的生命安全的擔憂中,他給我在網上買了兩套消防服作為防護服,讓我到了國外出門的時候穿著,來防止病毒的入侵,我覺得好笑又溫馨,等到那厚重的消防服到貨的時候,那沉甸甸的重量終于使他爆發出了最深處的情緒。姐姐打電話給我,第一句話是,“要不你別去了吧”,她說爸爸叫我過去一趟。爸爸生病了,他躺在床上,讓我坐在他的床邊,語重心長地和我說,“你別去了,放棄你要出國的想法吧,……生命安全最重要……,或者,實在是要去,那就等打完疫苗再走,人的一生不差這幾個月的”。而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之后,我決定改期了,于是我取消了機票。

兩個多月倘恍而過,春節的快樂氛圍還沒消散,趁著這歡愉的時間,我又要出走了,這次,我沒有感受到大家對我的不舍,對此我還有一絲絲難過,也許因為第一次他們已經做好準備了,但我還是慶幸,不要為我難過才是我真正期望的。
出發前兩天,我問姐姐,你來送我嗎,“不送”。好啊,送別的場景太令人心碎了,別來了,我安慰自己。
出發前一晚的晚飯,大家都各自吃著。我開玩笑地問,沒人要來敬一下我嗎?老媽說,全部人心情都不好。我才意識到,好像是的啊,好像就只有我,沒心沒肺的。那天晚上,我去找奶奶,陪著她再坐一會兒,她最愛我去陪她了,只有我這個最小的孩子,還會經常跑到她那陪她講話。我給她拍了一些照片,給她看的時候,她說,人老了,都丑了,我說不會,很可愛的。
我沒有想到爺爺會來送我,他都快九十歲了。他自己搭公車到堂姐家里,坐她的車一起來機場。他說,奶奶也想來送我,堂姐說,“你該早點說的,我就一起去接她來的”。
要送我的人是一批批的,不是全部一起,我等不到他們全部到了,我也不知道還有誰會來,我就去安檢了。我是那么輕松地,誰也沒抱,我就排隊進去候機了。
小姨給我發消息,說還沒見到我,我就進去候機了。
堂姐給我發消息,說大家跑到機場那邊的圍欄了,興許還能見到你登機。
二哥給我發消息,說我老大沒見到我,就馬上買了機票和我一起飛上海。就在半個小時前我才打電話給她說,別來送我了,我已經在候機了。
我哭了,但是我很快就穩定下來,姐姐真的安檢完進來了,她看到我就一直哭,一直抹眼淚,和燦燦視頻的時候,他竟然全程在大聲地叫著姨姨,姨姨…… 人類的感情就這樣很神秘地,聯系在一起……
而我最終還是忘記了那群在機場圍欄等待我的家人們,當我檢完票走向飛機時,他們招呼著我,姐姐提醒我后,我才想起他們還在那,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就為了看我登上飛機。我哭著跑過去想和他們說再見,可是安保把我攔住了,我沒有跑到他們的跟前,我就返回了,我只能和他們招手揮別。我好后悔,我不該理那些安保人員的,我該跑到他們的跟前,和他們說,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堂姐又給我發消息了,這次是照片,我的親愛的家人們,靠在圍欄那,一排都是背影,在那眺望著遠處即將奔往遠方的我。堂姐后面附了一句,“全哭了,你一揮手,就全哭了”。
我又哭了,我沒有看到他們的背影,卻通過姐姐的手機,看到了那些扛在他們背影上的對我的滿滿的不舍和愛。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