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武漢,我們“在一起”的40天

時間:2020-03-23 16:36:44  來源:小洪山記者團  作者:劉孜銘 馬赫

  編者按:疫情當前,中國科學院大學(簡稱“國科大”)涌現出一批積極抗疫的學生們,他們或者奔赴科研一線,或者堅守家鄉防控崗,或者線上宣傳疫情,或者送別家人上前線……這場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戰役已經持續了40天,他們仍不知道還有多久的“硬仗”要打,但他們拼盡全力,永不放棄。他們有自己的抗疫故事,旁人問起他們的名字,他們只說:“我們是國科大人”“我們是武漢學生”。

一百多份需要緊急檢測的樣品,當晚就要出結果。

  國科大微生物學專業、培養單位中國科學院(簡稱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級博士研究生劉美琴是一線科研大軍中的一員,這一天她和實驗室的老師和同學們分成三組,分別負責不同的檢測內容和流程。他們如同工廠的流水線一般處理著樣品,每個人都怕在自己的環節耽誤了整體進度,來回走的時候都是一路小跑。

 凌晨3點半,最后一份樣品檢測完畢,匯報完成之后,劉美琴才終于得到短暫的休息。20201月初的這一天,是她印象中最繁忙的一天。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轉眼間席卷全國,數萬人不幸被感染,上千人被這場瘟疫奪走了生命。123日,武漢肺炎疫情防控指揮中心發布公告,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進入全面封鎖。在接下來的40天里,這座城市成為了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

  武漢市內,6個中科院的研究所內,上千名國科大學子的科研生涯在這次疫情中被迫停滯,而他們,卻從未停下腳步。

科研工作者,為社會做貢獻是值得驕傲的事

  這是武漢史上第一次封城,剛開始覺得在實驗室好像沒有大礙,時間久了就發現影響越來越大,最明顯的就是我們之前屯的一些實驗耗材和試劑逐漸用完了。劉美琴說,由于物流和交通都受到了嚴重影響,預購的試劑和耗材無法及時送到,因此很多實驗都被延遲了,甚至一度無法開展。店鋪都關門了,不過還好所里提供伙食,解決了吃飯的問題,剩下的時間除了睡覺之外,就是實驗了。

  疫情爆發之前,她正在和師兄進行著其他課題的動物實驗,自己恰好擁有P3實驗室的準入資格證,疫情爆發后,她自然而然地選擇留下。

  疫情爆發初期,劉美琴所在的實驗室首先分離出了病毒,接下來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進一步的驗證,確保提供的數據和結果的準確性。

  在這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劉美琴所在的課題組往返于小洪山和鄭店之間進行實驗,盡管有段時間每天凌晨一兩點才睡,第二天早上6點半就要起床趕班車,每天只睡4個小時,中午也沒有時間休息,但那段時間的劉美琴仿佛感受不到勞累,總是想著能多干一點就多干一點。

  忙碌的工作讓她沒有太多的時間跟家里聯系,有時候晚上閑下來,才發現已是深夜,家人都睡了,我不愿打擾他們休息。但是爸爸每隔3天就要求和我視頻一次,生怕我感染住院不告訴他們。

  家人的支持和理解是她堅守一線的堅強后盾,在他們眼里我是家中學歷最高的人,又是科研工作者,能在這種特殊時期為社會做點貢獻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即使只有18分鐘,我選擇錯過

  從武漢回到家鄉湖北鄂州只需要乘坐18分鐘的城際鐵路,原本計劃回家的國科大遺傳學專業、培養單位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2016級博士研究生魯蒙還是選擇留在武漢,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獨自在外地過春節。

  疫情肆虐的日子里,他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父母打一通電話。“以前科研挺忙的,和家人說不上幾句話,現在我每天都會給爸媽打電話,囑咐他們不要出門。家鄉鄂州也是重災區,我父母年紀大了,我怕他們身體扛不住。”

  年前由于耳朵不適,魯蒙去過一趟醫院,那時候醫院里到處擠滿了發熱病人,整個醫院儼然成為了一個焦灼的戰場,所有科室的醫護人員都忙的不可開交,檢查完耳朵回到宿舍后他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把錢包落在了醫院,錢包里有他所有的證件。打電話給醫院確認之后,魯蒙不再敢冒著被感染的風險進出醫院,就請求醫生先幫忙保管。沒想到10天之后,他突然接到那位醫生的電話,好心的醫生居然把錢包送到了他的宿舍樓下。

  魯蒙還記得那位醫生對他說:“我們這段時間太忙了,看你一直沒過來取,估計你是有點害怕來醫院了。我剛剛從一線退下來休整,今天就順便給你帶過來了。你和我兒子年紀差不多大,自己一個人在武漢過年太不容易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他還記得,接過錢包時,整個錢包被這位好心人用紙包裹了好幾層。

 當然,在這個沒有回家的春節,不只是醫生給了魯蒙家的溫暖。大年初三,他在所里遇到實驗室的一位老師,“老師看到我有點驚訝,問我怎么沒回家,有沒有飯吃。”聽過他的情況后,老師當即邀請他去自己家里吃飯,但是想到疫情期間不想給老師家里添麻煩,魯蒙還是謝絕了老師的邀請,“在這種人人自危的情況下,老師還特地邀請我到家里吃飯,讓我特別感動!”

春暖花開的時候,我等你們回家

  一個人的除夕。國科大工程科學學院、培養單位中科院武漢巖土力學研究所2019級直博生蔡睿盯著如火如荼的春晚畫面,一時感到有些凄涼,此時,作為五官科主任醫師的父親和內科醫生的母親正奮戰在抗疫一線。

  電視機中喧鬧的春晚畫面和家中的一片寂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想到在崗位上的父母仍舊身處危險當中,她的心便又揪了起來。也正是這個時候,春晚播放到了一個節目——一個甚至沒能趕上過一次正式彩排,被白巖松稱為春晚歷史上留給主持人準備時間最短的節目——《愛是橋梁》。

  由白巖松、康輝等主持人帶來的這一情景報告,向奮戰在防疫一線的醫護人員和全體武漢市民致敬。“當我看到陸軍軍醫還有好幾個省的醫護人員在除夕夜緊急集合、連夜趕往武漢的新聞時,我的內心充滿了感動、感激和希望。真的非常感謝從其他省市不計回報、不顧生死趕往武漢支援的醫護人員,同時也感謝這些醫護人員家人的支持。”

  蔡睿的母親從長江大橋上的監測點調至某個隔離區域進行患者的日常醫護工作,時至今日也不曾回家。但是蔡睿卻一直記得父母對她嚴格要求的生活習慣,每天早晨七八點便起床,按照規劃學習、運動和休息,“作為國科大研一的學生,目前科研任務相對較輕,不過老師依然給我們每個人安排了工作,所以在家里依然有事可做,生活很充實。”

  疫情仍未結束,蔡睿也不知何時才能見到自己的父母,恢復原本正常的生活,但她并不心急,“我在家會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學習,你們就放心地工作,但也要記得照顧好自己。”她對父母說道,“在疫情結束、春暖花開的時候,我等你們回家。”

疫情結束,和師兄弟再看綠道東湖

  120日,國科大地球與行星科學學院、培養單位中科院精密測量科學與技術創新研究院(簡稱“精密測量院”)(東湖園區)2016級博士研究生張嘯推開了在貴州安順的家門,原計劃在家待上一周便回,23日卻聽聞武漢“封城”的消息。

  作為“由漢返鄉”人員,張嘯第一時間向社區報備,積極配合當地防疫工作安排。他的媽媽是一名退休臨床醫生,在她的“指揮”下,全家自行居家隔離——戴口罩、測體溫、吃飯分餐、用紫外線燈做日常病毒消殺;父親是當地疫情防控小組的成員,由于兒子的“返鄉”只能居家隔離、在線辦公,14天隔離期結束后便立即返崗。

 “要是我留在了武漢,去當志愿者,您同意不?”張嘯邊看新聞邊問母親,母親卻只回了句“不知道”。“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她肯定是支持我做志愿者的,但是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她可能會反對。”他解釋到,“但后來媽媽又說,她若在崗,便上一線。”

  像張嘯一樣的精密測量院的研究生黨支部書記們,除夕夜便組織黨員同志對精測院在學研究生返鄉或留漢詳細情況進行了統計,并將同學們的居家狀況每日一報院研究生處知悉;而且已有湖北籍同學加入了當地防疫工作隊。張嘯說,“不要認為我們的黨建工作是在喊口號,危急時刻,研究生黨支部真的可以起到戰斗堡壘作用,黨員同志們真的可以做到先鋒模范帶頭作用。”

  他還說起一位留守武漢的研究生處的老師,平時工作就十分謹慎小心,這次疫情開始后家里門窗縫隙都用透明膠封上了。但是在武漢硚口區防疫人手不足的時候,老師卻背著家人“偷偷”參加了黨員防疫突擊隊,負責棚戶區的宣傳和卡點工作。“老師說自己是屬于膽小的人,但是疫情嚴重,確實沒辦法在家里面心安理得的坐著。”

  武漢東湖綠道離精密測量院只有幾百米,張嘯說等疫情結束之后,要和師兄弟們一起再去把湖光云影拍給大家看,“疫情過后,大武漢依舊是大武漢,還要繼續往日的美好和榮光。”

大年初三,武漢窗外響起的國歌聲

  如果不是這場肺炎疫情,坐落在中科院精密測量院小洪山園區附近的武漢大學(簡稱“武大”)應當是春意正濃的時節。國科大物理學院、培養單位精密測量院(小洪山園區)2018級碩士研究生田聰聰總是想起櫻花盛開的時候,“在那里,珞珈山巔綠樹成蔭,東湖水畔波光粼粼,武大的櫻花也正該抽芽吐苞,準備在游人面前綻放最美的花朵。”

  然而疫情范圍之廣,發展之快實在是讓人不曾意料,即使是回到湖北潛江的他也無法置身之外,“潛江只是武漢周邊的小城,一回到家我便進行了居家隔離,父母則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到社區的疫情防控工作之中。”

  127日,武漢封城的第五天,田聰聰的微信群里不斷傳開一條消息:“今天晚上組織唱國歌,晚上20:00開始,屆時大家打開陽臺窗戶唱就可以了,晚8點,不唱不散!”

  消息在和武漢息息相關的人群中擴散開來,隨著夜幕降臨,一陣陣歌聲也響亮起來??犊ぐ旱摹读x勇軍進行曲》和“武漢加油!”的吶喊聲響徹云霄,身在潛江的他也像是回到武漢一般和他的朋友們共同進退。

  “最能代表武漢人民性格的,就是在大年初三的晚上,武漢市民自發組織唱國歌了。在我看來,這體現了武漢人民面對疫情積極樂觀的心態,以及對這場戰役必勝的決心。”田聰聰堅定地說,“這些所見所聞,讓我懷揣希望,也讓我充滿力量。只要假以時日,沒有什么是不可戰勝的!”

   武漢的早櫻開了。他說,待到武漢一切如常,他最想做的,是在武大最美的時節,赴一場櫻花之約。

血脈傳承的“逆行者”

  武漢封城之后,無數醫療工作者、生命科學學者、以及工人紛紛收拾起行囊,再度離開家鄉成為了支援武漢的“逆行者”,這些逆行者們的加入,大大緩解了抗疫一線的工作強度。

  國科大生命科學學院、培養單位中科院武漢植物園2017級碩士研究生李儀的叔叔張暉,就是逆行者中的一員。當李儀從武漢植物園回到河南駐馬店的家中,叔叔卻收拾起行囊,前往鄂州參與雷山醫院的建設。

  “叔叔21日準備出發,223日才返回,目前還在家附近的賓館隔離。”李儀拿出舅爺給叔叔和其他抗疫前線戰士的一封信,文字質樸而熱烈,“遺憾的是像我這樣的老職工,不可能再去拼搏,……。不過當我得知戰斗在鄂州雷山醫院的三千名將士,我兒子張暉也在其中,我感到欣慰,雖然他走時沒有給我打一聲招呼,但我們理解他,支持他……”由于人手的嚴重不足,張暉所在的施工隊只能24小時不間斷工作,甚至連回復家人消息的空隙也少之又少。

   叔叔是前線的逆行者,李儀是家鄉的志愿者。

  高強度的社區工作和每日在室外監測點的風吹日曬構成了李儀的日常,她穿著笨重的大棉襖、紅馬甲,戴著口罩,堅守在疫情防控監測點,暴露在外面的皮膚曬得黑了,乍一眼看上去竟認不出她是那個皮膚白皙、面容姣好的漂亮姑娘,但她一笑起來眼睛還是彎彎的,從她的眼里,能看到一個平凡女孩閃閃發亮的堅毅和美好。

  疫情期間讓李儀感觸最深的是身邊普通人的普通故事。“我家人里有普通黨員,在大年初一就積極響應上級黨員優先的號召,去單位參加值班、疫情排查等工作;有醫院檢驗科的普通醫生,扔下家里不到一歲的兒子堅守在前線崗位,家族群里的自拍能看到她臉上被口罩和護目鏡壓出的印痕;有留守在武漢的普通職員,自我隔離結束就主動到社區報到,以志愿者的身份協助社區工作;有和我年紀相仿的兄弟同胞,返漢隔離結束沒顧上回家見一面父母就直奔方艙醫院建設;也有普通的長輩,悄悄地在我家門口留下蔬菜、肉凍,走遠了才發消息讓我們去拿……”

  假若是在平常日子里,大家不過都是在自己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工作的普通人,也許是在路上和你擦肩而過的粗獷大叔,也許是早點鋪前排在你身后玩手機的卷發青年,也許是超市里吵吵嚷嚷要和你爭最后一把芹菜的聒噪阿姨……可是在疫情面前,誰也沒有退縮半步。“我覺得就是這份血脈傳承的責任感,督促著叔叔義無反顧地成為了一名逆行者吧。”

每個人都可以發揮特長,貢獻自己的力量

  眾多專家和醫務人員馳援武漢,提出病人救治方案、研究病毒傳染機理、研發特效藥,與時間賽跑。國科大經濟與管理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豐米寧所在的中科院武漢文獻情報中心的部分老師過年期間也未曾休息。在疫情發生后,武漢文獻情報中心迅速組織了新型冠狀病毒科技進展監測和情報調研攻關組,為新型冠狀病毒研究和疫情應急防控提供強有力的信息情報支撐。老師們主動放棄春節休假時間、加班加點開展新型肺炎科技進展監測和調研工作;積極推廣WEBVPN服務,解決科研人員遠程文獻獲??;系統收集整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和綜合性領域免費學術資源;推出2019-nCoV科普知識匯編,供大眾了解相關知識……

  130日,豐米寧去醫院解除隔離時發現街上幾乎沒有行人和車輛,每個出行的人都戴著口罩,路邊的店鋪大多關閉,只有藥店、超市還開著。“我的家鄉從未如此安靜,我知道,這是大家都在遵守防護要求,為早日結束疫情一起努力著。”

  在家里留置的月余時間,豐米寧在家主要通過電話、微信、QQ、電子郵件等方式與老師溝通交流。“停課不停學,學習不延期”,努力保持學習狀態。導師除遠程布置適當的項目研究任務、論文撰寫任務外,還鼓勵她充分利用開放網絡信息資源,加強專業知識學習,拓展人文、藝術、興趣與愛好等各方面學習,提前做好開學規劃。在家期間,她跟著媽媽學習了如何制作糕點,第一次做了蛋糕、千層、春卷和南瓜餅,“長大以后很少有機會這么長時間地和家人在一起,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小時候。”

  在微博上看到醫護人員干裂發炎的手、臉上被勒出的深深的印記,豐米寧第一次知道被消毒液侵蝕、長期佩戴護目鏡和口罩會讓人如此“傷痕累累”,“他們中很多人都是90后,有些甚至比我年齡還小,但此刻都在前線奮戰。這也鼓舞了正在求學的我們,要珍惜青春年華和大好的學習時光,用所學為國家和社會貢獻自已的力量。”

勝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每天有著幾千例的確診人數和新增疑似人數,每次看到這些信息的時候,國科大遺傳學專業、培養單位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2018級碩士研究生王雅琦都感嘆:“人類真是渺小而又偉大。這次我們被小小的病毒打得措手不及,但是我們整個祖國都團結起來與它戰斗。”看到那些一線故事,王雅琦感動到落淚。

  王雅琦所在實驗室主攻藻類蛋白質組學,最長只能承受兩個月自由生長的藍藻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受這次疫情影響,我們辛辛苦苦保存的試驗樣品和日日夜夜付出的心血很可能付之東流,但相比那些堅守在科研一線的工作人員,我們所承受的壓力和辛苦就不值得一提了。”

  “這次疫情給我們放了一個長假,這個假期長到足夠讓我們一點一點地反思自己。”她說,“當面對各種負面情緒、負面遭遇時,你需要一個強大的內心。高壓情況下,更要學會排解自己,調解自己的心理狀態,把精力集中在學習和健康的生活當中。”

  在疫情期間,王雅琦積極參與疫情宣傳工作,聯系各高校推文,于中科院武漢分院研究生會公眾號上發表《各個所學生的心聲》等推文,并參與了由湖北大學牽頭聯合各個高校為武漢祈福的活動。

  “作為非醫學生、非病毒研究相關專業的研究生,我們只能通過線上的渠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宣傳。”王雅琦說,“我們做這些宣傳的時候都是滿懷希望去做的,覺得勝利的曙光就在前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亚洲 欧洲 日产第一页_亚洲 欧洲 日产 无码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